网红牙科“自爆”违规被查 口腔大V踩的是流量红利还是舔血刀尖

来源:三六九医彩网 口腔行业数字化DSO生态平台 作者:admin 浏览:108 时间:2022/11/22 8:58:45

最近,深圳卫生监督发布了这样一则消息:

龙华区卫生监督所在辖区进行无证行医机构排查时,发现了一家挂着“xx科室”招牌的机构,该诊所安装了不透光玻璃,并未见其行医行为。

执法人员感觉蹊跷,猜测该诊所或许有着一定的违规行为,遂开始注意这家诊所。在群众举报的助攻下,执法人员发现了该机构(也是老板自己)的某音账号,其发布作品中有很多诊疗画面,其中不乏牙科综合治疗机、超声洁牙机等。该账号拥有粉丝1.3万,累计获赞也有13.3万,算的一个小有名气的“网红”账号,甚至还开过直播。

实锤在手,在街道、网格、社区等多部门通力协作下,执法人员顺利蹲点取证,将这家无证行医的“黑牙科”一举端掉了。


01

“名气”到底是医生的福,还是孽?

估计牙科老板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苦心“经营”、用以引流的网络平台,最后却成为了让自己被取缔的重要线索。

(尽管这家黑牙科本质上是“赝品”,但在网络上却是以此身份示人并获取流量,可以算作是玩流量翻车的典范)

互联网大时代带来的便利交互模式,让各行各业的素人进军新媒体的探索过程容易了很多,这其中医疗也不例外。

但是,网络红人这个标签,对于特定职业的人来说,真的合适吗?

打开某音某手某博某乎,仅仅输入“牙医”两个关键字,就能出来一大批认证or没认证过的牙医账号。内容从科普分享到日常vlog应有尽有:形象好的就拍拍短视频晒晒照片,或者做做口腔健康科普;学术咖位大的就晒晒日常聊聊感悟,时不时再分享个罕见病历;像枪哥这样长得丑又没啥一技之长可炫,就开个账号叭叭点有的没的,也收获了不少朋友的捧场。

这也不是什么坏事,牙医在得以展现自己个人魅力的同时,也能扩展沟通分享的圈子,如果再顺利收获一批聊得来的粉丝关注,对自己的工作事业更是锦上添花。

然而,从枪哥冲浪这么多年的所见所闻来看,名气的代价真没那么低成本,惹祸糟心的同行也是大有人在,各种站队煽风、挂人拉踩、隔空骂街、扒皮揭底更是时常见到。阶段性丢人事小,但圈子“社死”甚至于赔掉前途,确实是得不偿失。

例如,张煜医生因揭露陆巍医生过度医疗而意外走红,随后又因聊城假药案与烧伤超人阿宝展开网络大战。最终,张煜医生2月25日在个人微博发文,表示自己已经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解除合同。

这几位都是十分优秀的医生,是家庭与社会花费巨大代价培养出来的医疗人才,却都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。无关孰是孰非,在枪哥眼里,这件事并没有赢家。

如果大家都不是倍受关注、信息无隐私、一言激起千层浪的医疗大V的话,是不是一部分本不至于的额外代价也能少一些?


02

“医生”是光环也是枷锁

一直相信这样一条网络规律:随心所欲与全身而退不可兼得,名利关注与包容边界不可兼得。

账号的热度虽然各有高低,却也都有着稳定的受众粉丝。只要达到流量的门槛,就会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与商业价值。这一方面能提升自己与机构的知名度,成为或明或暗的“活”招牌;而另一方面,牙医们的一言一行也会被放在网络的放大镜下,时刻牵扯着各种利益的反馈。

互联网是一个鱼龙混杂、乌烟瘴气的地方,既有肤浅刺头也有扫地高僧。医疗的专业门槛又是极高,其中的是非曲直对于普通看客来说过于深奥。浅显直白的社会问题尚能引起网络骂战和曝光扒皮,医疗如此晦涩且敏感,起哄效应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可控制。

可能每个医生在网络上的个性设定都各不相同,但却没有人能逃过这个因果规律。

牙医是大众眼中的“暴发户医生”,不仅在于“暴利”印象过于顽固,也在于牙科商业变现让名气与业绩的关系更加紧密。

一方面,枪哥并不大相信所谓的“不想‘红’(有影响力)却爱‘晒’”心理。或许此言会稍有得罪,但不管是全平台的大圈子还是关注互动的小圈子,用心经营的IP账号都会带有不同程度的引流亦或引导目的;

另一方面,就算是无心被关注,但流量红利也还是一种达到即实现的客观利益,不取决于个人的想吃与否。

与名利需求随之而来的永远都是围观代价,考验着医生们的心态与情商,也施压他们在名利与安逸之间做出选择。

牙科医疗的方向深浅并非全部都呈现为“全有或全无”的标准形态,正如同个病例在不同医生眼里也会有不同的治疗方案,分歧与误解在所难免却可以理解。但牙科市场商业化严重,抢生意泼冷水很常见,软营销和蹭热度也少不了,面子和钱袋子带来的傲慢与小心思,虽然挺好用,但副作用也不小。

所以,除非能保证自己的示人形象确无瑕疵,否则再非出自个人意志的失误,也会成为舆论攻击的导火线,德行讨伐的大字报。

待到那时,“医生”这个身份就会成为一把尖刻的锤子,击碎人身包容的安全屏障,破坏行业壁垒该有的隔离边界。

枪哥有话说

优秀医生们在社交平台的活跃本不该被反对。医疗科学的普及与推广,离不开那些颇具影响力的医疗大V们的努力,医患关系的改善,也需要医生们走出围城,让大众看见正确的自己。

可医患之间的宽容与理解,总是有着很难跨过的沟通鸿沟,保持悬壶济世的初心不难,但练得让愿望落地的巧心却不容易。

在非黑即白的网络平台,光环同样也是枷锁。“黑红也是红”或许在娱乐圈适用,但在严肃认真的专业领域,却是弊远远大于利。